中国移动 回归 利好 股票(中国移动回归A股倒计时)

新年伊始,一则关于运营商的消息就成为了热点,三家中国的通信运营商要被迫在美股退市,有些媒体还煞有介事的“突发”。

实际上,运营商在美股退市不退市,完全不是社会关心的热点,对于运营商的员工们来说,更是不如年终奖拿了多少更重要也更关注。

中国移动 回归 利好 股票

据报道,当地时间2020年12月31日,纽交所宣布,将对中国移动有限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联通(香港)有限公司进行退市处理,三家公司将在1月7日至1月11日期间退市。

这事情是早应该有预期的,背景源自于去年1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的一项行政命令。去年11月12日,特朗普政府突然公布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投资者对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企业进行投资。彼时的报道显示,该规定可能会影响到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海康威视等31家中国企业。

有些人肯定是第一次听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怎么还在美股上市呢?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三家主要是在港股,中国联通在A股也有。事实上,这三家公司在美股只是ADR,并非第一上市地。

什么是ADR?在美国发行和交易的DR就叫ADR。DR是存托凭证,是存托银行发行的有价证券,作为持有外国公司股票的凭证。ADR与基础股可以通过转股互相转换,上述三家公司在港股均有上市,也就是说持有上述三家公司ADR可以将其转换为港股进行交易。

中国的三家运营商在2000年前后登陆资本市场,那可是改革开放的主要象征,也是当时的热门事件,除了在港交所发行普通股以外,三家运营商还通过在美股发行ADR,实现了在美上市,具体情况是中国移动于 1997 年在美国上市,股票代码为 CHL,中国联通于 2000 年在美国上市,股票代码为CHU,中国电信于 2002 年在美国上市,股票代码为 CHA。

不过,就1999年之后的众所周知的情况,以阿里巴巴为首,为规避美国政府对在美上市中概股的施压,已有多个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开始在港股进行二次发行上市,2个市场间的股份也可以互相转换交易。比如,网易、京东等等。

对于三家运营商来说,美股退市基本上是可以预期的。就在不久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美国公司牌照基本上已经处在被吊销境地,且事情很难挽回。

为了在美国开展电信业务,三大运营商多年来均向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申请过牌照,但仅有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的美国公司拿到了牌照,而中国移动的美国公司虽然也向FCC申请了牌照,但历时7年8个月,最终被否决。2019年5月,FCC则进行投票,一致否决了另一家中国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在美提供服务的权利,理由是“中国政府可能利用这些业务对美国政府进行间谍活动”。

2020年4月,美国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国务院和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中国电信发难,向FCC联合施压,要求撤销其在美国的营销许可。随后,FCC警告称,可能关闭三家中国电信运营商在美国的业务,包括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太平洋网络公司(Pacific Networks Corp)和其子公司ComNet,给出的说辞是这些公司“受到中国政府控制”。

据路透社10月17日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于当地时间16日发布一封信函,要求美国司法部和其他机构详细说明,中国联通在美持续运营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既然到了吊销牌照的境地,这几家公司在美的存在感已经很低,且处在5G发展竞争的国家战略中,三家运营商从美国资本市场退出,并无大碍。正如有资本市场从业人士指出的,此次交易所摘牌对公司经营影响较小,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另外,运营商们的股价多年来不尽人意,已经被严重低估。中国移动的港股市值仅有9050亿港币,而同期的美团市值是1.73万亿港币,拼多多也已经达到了2178亿美元(16884亿港币),更惨的是中国联通,只有1383亿人民币,中国电信也仅有1740亿港币,也就是说,美团或者拼多多市值已经等于13个中国联通。

在如此的资本价值情况下,三家运营商事实上已经无法公允的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上市与否无关紧要,更不要说ADR的美股。美国人连这样的优质资产都主动不再抄底,也许真不是什么坏事。

中信证券在最近的报告中就指出,运营商板块在基本面反转情况下存在非常明显的低估。以中国移动港股为例,股价与估值均已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同时也较大幅度低于公司股权激励行权价55港元。在5G时代开启之后,互联网公司被反垄断,运营商们非常有可能实现历史性的估值反转。

在2019年底,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原会长、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在接受采访时道出两个遗憾,一个是中国移动没有成功在A股上市;二是中国移动没有做更多的国际并购。王建宙称,当时之所以选择美国和中国香港两地同时上市,是因为当时国内资本市场容量比较小。中国移动上市后努力了很多年,也没有完成在A股上市的夙愿。“作为当时全球市值最高的电信运营商,却不能让国内投资者分享其成长,确实是一个遗憾”。说到另外一个遗憾,王建宙则表示,“我退休时,中国移动账面上趴着几百亿美元的现金,没有及时把这些资金用活,确实挺可惜。”他认为,中国移动有强大的实力和影响力,但是出于担心风险和管理水平差距问题,中国移动没有进行大规模并购。

回归A股吧,曾经千呼万唤,如今真的到了机会。至少,如果中国移动们以现在的估值回归A股,我一定要去“打新”,并长期持有。

本文由 吉得财经 作者:吉得财经 发表,其版权均为 吉得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吉得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