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有人自曝欠券商200万)

导读:仁东控股十一跌停,目前约有30亿融资盘濒临爆仓。有游资向记者表示,该股游资运作已久,券商也可能被坑成“接盘侠”。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者:孙煜 杨坪 )、野马财经、证券时报、中国基金报、中国证券报、华尔街见闻、公开信息

12月9日,处于风暴中心的仁东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公告发出前不久,仁东控股刚刚被按在第11个一字跌停板上,股价报收于18.88元/股,全天交易金额2200万元,换手率0.19%。与交易量相对应,“卖一”位置封单量仍高达180万手,金额超过30亿元。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在连续不断的跌停之下,仁东控股高达30.29亿元的融资盘更是备受煎熬。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据《证券时报》8日晚间报道,其从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处获悉,仁东控股确实为庄家操盘的个股,目前该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这只曾经的“牛股”缘何一夜之间开启连环闪崩模式?背后到底是何方资金在运作?而深套其中的融资盘命运又将如何?

深交所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公司独董已辞职

9日晚间,深交所公告称,根据各证券公司报送的融资融券业务数据,截至2020年12月8日收盘后,仁东控股(证券代码:002647)融资余额和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均达到该股票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依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融资融券交易实施细则(2019年修订)》的规定,本所自2020年12月9日起暂停该标的股票融资买入,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12月7日晚,仁东控股公告称,公司于12月4日收到独立董事柴晓丽女士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同时辞任独立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主任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

260亿市值蒸发

股民人均巨亏191万元

在十一连跌之前,仁东控股一度狂飙突进,是经典的大牛股,从年初至11月20日冲上年内高点期间累计涨幅高达289%,过去一年的涨幅更是接近330%,今年几乎没有任何回调。

然而,从11月26日开始,仁东控股一举开启了令人震惊的一字连跌。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截至9日,仁东控股股价较十一连跌前一日(11月24日)收盘价重挫近七成,总市值缩水至106亿元,与年内最高位相比,逾260亿市值蒸发。

在11月20日,仁东控股总市值一度高达355亿元,据公司三季度末的统计数据,仁东控股股东人数为13090户,以此估算,11月20日至12月8日的13个交易日内,其股东平均每户亏损191万元。

有股民称已倒欠券商200万

自仁东控股陷入持续跌停以来,不断有投资者在股票投资社交平台称持股融资盘爆仓。

12月8日,一位投资者在仁东控股股吧表示,“融资已经爆仓了,欠券商200万了”。

不过9日下午,这位投资者表示,“我还活着,但比去了还难受,我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负责,为了家也要坚持下去,最近在变卖资产,可能要20年才能有好转了,有好心人联系我让我去讲股市投资风险,谢谢关心我的每一个人,谢谢。”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数据显示,截至12月8日,仁东控股融资余额仍超过30亿元。与高企的融资额相比,目前仁东控股的成交低迷,12月8日的成交额约为1052.57万元,12月9日全天成交2000多万元。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富二代”实控人

Wind数据显示,仁东控股自年初至11月20日年内高点的累计涨幅高达288.96%。如果再将时间拉长,去年11月时,仁东控股的股价一度低至14元/股。仅仅一年时间,其股价大涨327.22%。

回顾仁东控股近一年来的股价变动,伴随其走成“慢牛”的是国资股东进出。

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霍东等多方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集团”)签署股份委托管理协议,仁东信息将其持有的21.27%的仁东控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给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旗下的海科金集团进行管理。2019年11月15日,仁东控股股东变更为海科金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

2020年11月14日,上述协议履行满一年。11月17日,仁东控股发布公告称,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决定终止海科金集团对仁东控股为期一年的协议托管,公司控股股东正式变更为仁东信息,实际控制人重新变更为霍东,霍东将通过间接方式合计持有公司28.75%的股份。

公开信息显示,霍东出生于1987年9月,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

2010年,23岁的霍东入职中国庆华集团,历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庆华集团为内蒙古大型民营企业,董事长为霍庆华。2015年的胡润排行榜中,霍庆华家族以140亿元排名内蒙古第一。但是,近年来庆华集团“爆雷”,目前霍庆华夫妇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仁东控股在一份公告中透露,霍东母亲霍秀珍女士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其岳母张淑艳女士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同样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

2019年,在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上,霍东以27亿元排名全国第40名。

消息公告后,仁东股价拉锯多日,最终在11月26日开启连跌模式。

理性看待国资介入

海科金集团入股之所以能带给股民“鼓舞”,最为重要的原因在2018年6月,其以同样几乎零成本(1元)的方式拿下了金一文化的控制权,随后又通过100亿资金援助帮助金一文化化解资金链危机。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海淀国资对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上市公司的“态度”,发现其对仁东控股并不“用心”。

2018年,海科金集团以1元价格收购金一文化控股股东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掌握上市公司控制权。当年8月31日,金一文化对外发布关联交易公告,海科金集团将向公司提供30亿元借款;10月10日,公司对外发布海科金集团将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综合授信提供担保,金额40亿元;10月16日,金一文化再次对外发布公告,称海科金集团控股股东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将为金一文化提供30亿元综合授信担保。

同期,另一家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拿下三聚环保控股权后,也给其带来巨额资金支持,2018年中,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便与上市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直接以现金受让三聚环保的债权及应收账款,总金额为60亿元至80亿元。

但海科金集团却在入主一年后终止了委托协议,2020年11月披露《关于公司权益变动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指出仁东信息方与海科金集团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

其称主要原因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合作部分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

“我们判断,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国资方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支持上市公司发展。”沪上一家券商投行负责人对记者指出。

2020年1月22日,*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

在部分市场参与者看来,虽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业务合作或资金资源,但海淀国资的托管在一定程度上为仁东控股股价“炒作”提供了契机。

不过,有观察者指出,归根结底,坐庄行为仍然是引发仁东控股二级市场大幅波动的主因。

“庄家只是借用了国资介入的一个机会,作为炒作的借口。但是公司股价定价是不理性的,有人为操作的痕迹,这不是国资委的原因,投资者心里也应该都明白,有一定的赌博心理,一个企业并不一定会因为国资的介入就做大做强、脱胎换股。投资者应该理性看待国资的介入、控制人的更替,要有风险意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

A股“第一庄股”

9月份已有网友预警崩盘

仁东控股股价崩盘后,一时间,该标的是“庄股”的说法四处流传,股价“控盘现象很明显”,之前网友甚至将其称为“沪深两市第一强庄股”。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浏览网络股票投资社区发现,这一说法在仁东暴跌前已经出现。

如9月12日,即有网友发帖预警,称仁东控股是“典型的庄家,崩盘时间不远了,散户别当接盘侠”。该网友表示,庄家左手卖,右手接,股价炒上天,就等脱手找接盘侠。一旦崩盘,就会断崖式下跌。

“很久前是温州帮接盘,运作很长时间了,至于里面更复杂的关系,看有无业内挖了。”一家游资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如是称。

“运作很长时间”的仁东控股,几乎完美契合网友总结的“庄股”特征:没有机构持仓、日内波动极小、K线非常完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数据发现,近一年来仁东控股的日内换手率大多在1%左右,股价一直缓慢爬升。去年11月至今年股价崩盘前,仁东控股仅在去年12月单月收跌1.59%,其余月份均维持涨势。虽然今年累计涨幅(截至11月20日)高达278.73%,但在开启暴跌前,仁东控股年内未曾登上一次交易龙虎榜。

曾是四倍大牛股

主营业务或涉支付黑灰产

闪崩之前的仁东控股,也曾风光过,股价一年四倍,然而在节节攀升的股价背后,公司基本面到底如何?梳理仁东控股今年业绩,公司今年增收不增利,已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仁东控股前三季度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7.54亿元,同比增长89.77%;但净利润却亏损2192.30万元,同比下降144.50%。

此外,仁东控股目前还面临流动性危机。截止2020年9月30日,仁东控股流动负债合计23亿,其中三个月内到期的流动负债高达21.42亿元。

公司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称,“不排除存在到期债务无法如期偿付的风险”。截至2020年10月25日,仁东控股货币资金合计13.65亿元,其中受限的货币资金13.14亿元,未受限的货币资金0.51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股东质押比例高企。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仁东控股前十大股东中,已有六大股东合计质押1.96亿股。控股股东仁东信息质押占其直接持股比为67.63%,二股东和柚技术质押占其直接持股比为100%。

公开资料显示,仁东控股前身为成立于2007年的宏磊股份,公司于2011年12月在深交所上市。此后的9年中,公司多次更名易主。

“德御系”柚子资产(现已更名“和柚技术”)曾在2016年入主宏磊股份,并将公司更名为民盛金科。2018年2月,在民盛金科中小股东股权转让与表决权委托下,仁东信息成为控股股东,霍东成为实控人。公司再度易主后,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

仁东控股原为国内大型综合性漆包装产品供应商之一,原主营业务为漆包线、高精度铜管材和其他铜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6年,宏磊股份以14.79亿元的价格剥离公司主要资产,同时以14亿的价格并购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90%股权。自此,仁东的主营业务转型为第三方支付,通过旗下子公司合利宝开展第三方支付(跨境支付)、征信、大数据、普惠金融、供应链、保理、资产管理等业务。

“它有第三方支付牌照,可以做第三方支付,同时也有老的POS机业务,可以做收单,也有硬件。它的定位跟一般的小收单机构是一样的。”一名支付产业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合利宝在行业内“属于比较末端的,去年有18个亿的营收,只能盈利两千多万,规模体量很小。”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两年合利宝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规定和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规定等原因,数次吃到地方监管罚单。

2019年1月,人行广州分行对合利宝处以警告,合计罚没816099.83元;2019年11月14日,人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对合利宝罚款7万元;

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人行哈尔滨中心支行两度处罚合利宝,合计罚款金额为29万元;

2020年4月,人行长沙中心支行对合利宝处以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1750.01元,并处70万罚款。

“是因为对公账户管理的问题,还有给高利贷、偏黑灰产的做支付通道被罚款”,前述支付产业人士对记者解释称,“他们(在被仁东收购)之前就在做。(仁东)重组以后其实基本就是依托一张支付牌照在做偏黑灰产的收单和放贷,网贷、盗刷、假商户真POS这些基本要素都有。”

该人士对记者表示,仁东收购合利宝之后,并未对其提供太多支持,“说白了,应该是仁东利用它来做相应的资本热点炒作,这可能会更多一些。”

不过,该支付产业人士也同时指出,“仁东本次爆仓,我们感觉跟合利宝关系不大,应该还是仁东股东作妖的原因。”

股票账户爆仓欠证券公司

图/图虫

券商可能也当了接盘侠

值得一提的是,类似“仁东股东作妖”的观点,前述游资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提及。

“听说一种说法,是他股票不要了,找券商质押了很多钱”,该游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最终是券商被坑,出不掉货,质押出去的钱又收不回来。”

另一名投资人士也对记者分析称,在仁东控股这个案例中,可能散户“接盘侠”和券商“接盘侠”两种情况都存在:“等于你把一个垃圾股票先价格炒上去,然后找券商质押融资,虽然是打了四折的融资,但是后续暴雷之后这个股票就一文不值了,券商接了盘。”

相比于被股票质押融资坑了的券商,广大散户可谓是老“接盘侠”。数据显示,大量散户在今年下半年开始“跑步”进场接盘。

仁东控股的股东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其股东数仅为6638户。进入下半年后,仁东的筹码快速分散,截至9月30日的股东数高达1.31万户,较三个月前增长了97.20%。

仁东股份的融资余额也节节升高。11月17日,在仁东股价顶峰时期,其融资余额一度达34.76亿。数度跌停后,截至12月7日,其融资余额依然高达30.41亿元,融资余额占流通市值比高达23.3%。

从成交数据来看,如今的仁东控股几乎已经丧失了流动性。数据显示,其10连跌停中,仅第一天市场资金有所博弈,成交额达4.23亿,后面均为一字跌停,9天累计成交额仅为6634.34万元。

股价连日跌停,多个网络投资社区里仁东股东均是一片哀嚎。不过在十数万手卖单封死的情况下,券商强平也无法卖出。未来爆仓的融资客还将面对融资穿仓倒欠券商的惨烈情形。融资融券相关交易规则显示,当信用交易投资者担保物被全部平仓后,仍不足以偿还对证券公司所负债务的,证券公司会向投资者继续追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和散户被套、30亿融资濒临爆仓形成鲜明对比,涉身仁东控股资本局的几家大资金早已开始起身离场。

在去年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后,随着股价上涨,“牛散”景华系、德御系、京基集团等多方资本不断减持仁东股份。

例如,仁东二股东德御系的和柚技术,自去年二季度开始连连减持,至今年三季度累计减持4500万股,仅持股4831.21万股。京基集团陈家荣在2019年8月13日至2020年3月23日间陆续卖出持有公司股票,个人累计减持2.10%的股份。此外,“牛散”景华在5月21日至8月12日期间,也合计减持公司3.37%的股份。

本期编辑 黎雨桐

责编:李悟

本文由 吉得财经 作者:吉得财经 发表,其版权均为 吉得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吉得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