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美元脱钩利好哪些股票(这些股票能从中美脱钩风险中受益)

人民币美元脱钩利好哪些股票人民币美元脱钩利好哪些股票

中美企业和投资者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范式,必须开始创建一个新的框架,以便在新环境中获利。

编者按:

美国商务部周一(8月17日)称,将限制中国科技公司华为获得使用美国技术生产的外国芯片。新规定要求美国以外的国家必须获得特别许可才能向华为销售使用美国技术生产的芯片。特朗普政府今年5月对华为实施禁令主要是为了限制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进口台积电使用美国技术生产的芯片的能力。特朗普政府认为,华为一直试图通过从各种制造商购买芯片来绕过5月份的禁令。

华为此前表示,将在9月中旬停止生产高端手机芯片,因为该公司无法获得零部件。将于9月15日生效的新禁令可能会进一步限制华为为其产品采购零部件的能力。

《巴伦周刊》认为,到目前为止投资者似乎还不太在意这个消息,但美国对华为的打击和中美两国之间的科技冷战未来将产生诸多严重后果。有分析人士称,对中国实施技术封锁将给美国的资本密集型行业带来非常高的成本。美国收紧对华为的供应也会令台积电陷入困境。此外,中国可能采取的反制措施也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巴伦周刊》采访了一些基金经理、分析师和政策观察人士,和他们讨论了中美两国存在分歧的关键领域以及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和机遇等问题。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列什玛·卡帕迪亚(Reshma Kapadia)

编辑 | 郭力群

当一段长达数十年的关系出现问题时,由此带来的伤害可能是广泛、混乱、不可预测的。在中美两国之间紧张关系不断升级之际,投资者和企业必须做好准备应对随之而来的长期且持久的连锁反应。

虽然两国经济突然脱钩的可能性不大,但脱钩的过程会难以应对,可能给投资者造成严重影响。美国的公司在中国拥有7000亿美元的资产,每年能带来5000亿美元的销售额。但是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颠覆了美国公司在中国的经营方式,给它们的增长、投资计划和盈利能力都带来了威胁。

过去中美两国关系也有过紧张时期,但现在正处于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阶段。18个月前,《巴伦周刊》在一篇文章中写到了两国在5G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上的“新冷战”。紧张局势在去年的贸易争端中显露无遗,后来又出现了其他几条“战线”,企业生产和销售之间的网络(即供应链)正在断裂。美国不仅在想办法减少中国从美国获得的技术,还在想办法限制中国获得美国的资本,与此同时,中国则更加致力于让国内经济作为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中国早期遭遇疫情再加上美国在应对疫情和所需物资遇到的困难,有关脱钩的讨论越来越多。包括中国颁布的涉港国安法等其他一些问题进一步加快了这一进程。

7月,美国政府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之后宣布对一些内地和香港官员实施制裁,威胁要封杀中国社交应用微信和TikTok。美国还公布了一些提议,包括让不符合美国审计标准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摘牌,还准备把中国排除在美国通信网络之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份敦促盟国与美国站在一起,使用了“自由与专制”这种美苏冷战期间的用语。蓬佩奥8月13日称,在某些方面中国比苏联更难对付,因为中美两国经济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负责政府事务的高级主管安娜·阿什顿(Anna Ashton)称,脱钩的代价“可能比贸易争端和关税问题造成的影响更大。”

政策观察人士预计,在总统大选到来前夕,来自美国的尖锐言辞和措施可能会更多。接受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调查的近四分之三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目前有超过425项与中国有关的提案正在国会讨论;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商务部也正在考虑采取更多针对中国的行动。

中国的反应目前还没有让局势进一步升级。中国还没有把任何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外国实体名单,也没有制裁美国公司高管或抵制美国商品。目前两国还一直在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定。据彭博(Bloomberg)报道,预计中美两国将举行会面对贸易协定的实施情况进行评估,中国已要求把美国近期对中国采取的行动列入会面议程中。如果贸易协定无法继续执行,中美两国之间为数不多的公开渠道也将关闭,从而进一步加剧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者基本上没有把两国紧张关系的升级放在心上,这是不应该的。“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范式,”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弗里曼中国研究项目(Freeman Chair in China Studies)主任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企业和投资者必须开始创建一个新的框架,以便在新环境中获利。”

《巴伦周刊》采访了一些基金经理、分析师和政策观察人士,和他们讨论了中美两国存在分歧的关键领域以及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和机遇等问题。

科技

科技领域一直是中美两国争端的中心,中国最成功的公司之一、5G网络通信设备的主要供应商华为是最显而易见的受害者。美国以国家安全问题为由成功游说一些盟国重新考虑在要不要在自己国内的电信网络中使用华为的设备,这也限制了华为与关键的美国供应商的之间的联系。华为最近表示将暂停生产其最先进的芯片。

近日,美国威胁要禁用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和腾讯旗下的微信,把另外两家成功的中国公司作为针对目标。这项将于9月中旬生效的措辞模糊的行政令引发了一些人的担忧:它会阻止美国企业使用微信进行数字支付和与客户的通讯吗?如果苹果(AAPL)不得不下架微信,会给iPhone的销售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在美国迫使字节跳动出售美国业务之际,这也可能成为政府干预的先例。

围绕这些提案以及是否会实际执行的不确定性让人难以衡量风险到底有多大。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全球科技板块策略师阿皮季特·瓦利亚(Apjit Walia)估计,如果科技冷战全面爆发,全球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可能会在短短五年内蒙受3.5万亿美元的损失。这一保守估计还没有包括抵制和签证限制等随之而来的措施带来的影响。

瓦利亚的估计包括了产品禁令和出口限制造成的4000亿美元的损失,相当于科技行业从中国消费者那里获得的收入的一半左右。他的估计还包括在其他地方重建供应链带来的成本,以及当前科技生态系统被一分为二后产生的支出。科技生态系统被一分为二后,企业将不得不遵守双重标准并创建并行系统。

科技公司一直在极力提醒决策者的提案和做法可能造成的成本。《华尔街日报》看到的一份报告显示,芯片制造商高通(QCOM)最近警告称,美国针对华为的出口禁令可能会导致高通每年有80亿美元的销售额会流向高通的外国竞争对手。瓦利亚称,由于美国的目标是实现技术霸主的地位,目前股市、尤其是处于科技战前线的半导体板块无视可能出现的风险,iShares PHLX Semiconductor ETF (SOXX)今年迄今为止上涨了19%。

如果中国和美国的产品使用的技术互不兼容,那么苹果等美国科技巨头的高估值也将更加站不住脚;苹果大部分产品的供应链在中国,15%的销售额来自中国市场。这是一些基金经理在中国国内寻找潜在赢家的原因之一。Calamos Global首席投资官尼克·尼佐勒克(Nick Niziolek)说:“中国一些本土公司的知名度正在提升,在中国把发展重心转向国内之际,这些公司将受益。”尼佐勒克持有金蝶国际(0268)、泛微网络(603039)和恒生电子(600570)的股票。

竞争往往需要防御,这也是大多数分析人士预计中美两国政府在技术上的支出将大幅增加的一个原因。瓦利亚预计网络安全和人工智能公司将从中受益。瓦利亚称,在中美关系紧张时期,有两家网络安全公司的表现好于大盘,它们分别是Fortinet (FTNT)和Palo Alto Networks (PANW)。

供应链回流

在疫情蔓延期间,美国在获得防护设备和原料药方面遇到困难,过于依赖外国供应链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助长了有关把关键设备制造带回美国的呼声。再加上美国现在有3000万人失业,国会显然会很乐意通过拨款和税收激励措施促进回流。

这可能会加速已经酝酿多年的供应链多样化的趋势。但基金经理以成本、基础设施缺乏和人才匮乏为由,怀疑美国能否放弃在中国存在了几十年的供应链、在其他地方重建供应链。瑞银全球财富管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的马克·海菲尔(Mark Haefele)称,在美国公司把部分生产带回国内之际,一个可能的受益者是自动化和机器人公司,这些公司可以帮助美国公司削减成本。投资者可以通过Robo Global Robotics and Automation ETF (ROBO)投资这类公司。

重建供应链可能会损害美国大型跨国公司的利润率,这些公司也最有可能面临中国的反制措施——比如过去中国曾采取过的抵制措施。这也是比起耐克(NKE)等美国公司,Calamos Global的尼佐勒克更看好李宁(2331)等中国本土公司的原因之一。

金融脱钩

美国政府正在考虑采取一些措施减少与中国在金融领域的联系,同时限制中国获得美国资本的途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已经加强了对来自中国的投资的审查,中国也可能通过同样的程序对美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进行审查。布兰切特称,美国已经采取的一系列限制交易的制裁措施实际上也是一种金融脱钩。

白宫还计划让不符合美国审计要求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摘牌,以解决长期存在的透明度的问题。但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近期举行的听证会来看,要实施这一措施面临一些挑战:几家大型美国投资机构告诉SEC,它们可能会继续持有被摘牌的中国公司的股票,其中许多中国已在其他地方上市或已申请二次上市,包括阿里巴巴(BABA)、京东(JD)和网易(NTES)等。基金经理称,他们可以相对容易地把这些公司在美国上市的股票换成在香港上市的股票,而且会把摘牌带来的压力看作是买入阿里巴巴和网易等增长强劲的公司的股票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未能投资于这些中国巨头的中国投资者或许能够持有这些公司在亚洲交易的股票,进而可能推高这些公司的估值。

白宫的提议还意味着,持有面临摘牌威胁的中国公司股票的共同基金可能会背负违反受托人义务的责任。提议还暗示,针对指数提供商在其指数中纳入了哪些公司的审查将更加严格,但基金经理们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

然而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布兰切特说:“美国政府提出和通过的一些提案有些不可思议,一旦接受了‘任何对中国GDP有贡献的东西都会加强美国最重要的地缘政治战略竞争对手——中国——的地位’这样的观点,那么什么样的提案都可能被提出来,而这在10年前是无法想象的。”

这本身就是投资者应对市场当下对中美紧张关系重视不够感到担忧的原因之一。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8月14日报道“Stocks Likely to Survive the U.S.-China Decoupling”。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由 吉得财经 作者:吉得财经 发表,其版权均为 吉得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吉得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