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特停的股票有哪些(特停再现A股)

2017年特停的股票有哪些

近期的A股市场虽然整体还在低迷震荡中,不过个股分化行下,妖股已经开始炼成并出世,有股票已经连日收出涨停板,局部展现了"牛市"的味道,截至7月26日的晚间,再一次有个股触发了“股价涨幅异常,停牌核查”,并且还是一连两只。这也是继6月10日晚间的超频三、13日晚间的亚夏汽车之后再有股票因为股价涨幅巨大而遭遇特停并展开核查,虽然名义上都是因为股价异常波动较大,但按照具体情况而言,一般这种特停都是股价涨幅过大,偏离值过多所触发。

第一家是斯太尔,其至今已经连续8个交易日收出涨停板,股价快速翻倍。这是一家主营汽车零配件与设备的企业,前身是奥地利大型国有汽车集团斯太尔—戴姆勒—普赫集团,洋资产,不过在2012年9月先是被武汉梧桐收购,此后策划了通过借壳博盈投资登陆了A股市场,英达钢构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冯文杰成为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由于其背景的因素,斯太尔至今的产品是以出口为主,按照其2017年的财报数据,斯太尔去年出口的营业收入占据了公司营业总收入的94.21%,而在人民币大幅贬值的走势下,出口概念被提振,也成为了出口概念的龙头股,8日8个涨停板,成为了A股市场近期的第一大妖股。

2017年特停的股票有哪些

不过和一些中概念回归企业一样,洋资产也并不等于就是好,尽管当初借壳时有华丽的业绩承诺——2014年至2016年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亿元、3.4亿元及6.1亿元,三年合计11.8亿的业绩承诺,但是斯太尔完成借壳上市的这些年,业绩并不亮眼,2014-2016年实际净利润数据分别为984.69万元、-1.93亿元、4605.31万元,其中属于斯太尔的资产部分在2014年至2016年合计实现净利润只有1.86亿元其中2015年扣非后的净利润更是亏损1057万元,三年下来和当初的业绩承诺差额高达9.94亿元,没有一年能完成业绩承诺,而这些业绩补偿款,斯太尔迟迟未能从控股股东英达钢构手上完成收回。

去年(2017年)公司更是亏损了1.69亿元,今年上半年又预亏1.4亿元,这样亏下去,怕是要被实施退市警示风险(戴帽*ST),此外,目前斯太尔还涉及多起金融借款纠纷,公司及子公司多个银行账户陆续被冻结、全资子公司银行贷款逾期、1.3亿元理财资金离奇失踪、财务总监等高管大批量离职,前景并不乐观,在本次妖化8连涨停板之前,斯太尔的股价已经较昔日巅峰跌去近9成。也可以说,斯太尔本次的炒作是严重脱离基本面的,出口的产品固然将有得益于人民币的贬值走势但影响也没那么大。

2017年特停的股票有哪些

第二家是成都路桥,其也已经连续六个交易日收出涨停板,也已经是A股的一只妖股。成都路桥是一家主营公路工程、桥梁工程和隧道工程的上市企业,有基建概念,在近期基建板块异动的背景下,连中国交建这种大笨象式的权重蓝筹股也曾连续两日收涨停板,成都路桥更是当仁不让式当期了基建概念的龙头股妖化。

2017年特停的股票有哪些

在业绩方面,成都路桥去年净利润2242.61万元同比下降48.94%,今年一季报净利润647.53万元同比下降11.29%,处于下降趋势中。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一月份,成都路桥曾发布过股权转让的消息,宏义嘉华将以近22亿的对价揽入成都华侨2.19亿股将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刘峙宏将成为成都路桥的实际控制人。其中这笔交易以13.99元/股从成都路桥实际控制人郑渝力、四川省道诚力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揽入1.23亿股,以12.75元/股从股东李勤手上揽入0.37亿股,属于高溢价收购,但是支付款中的90%将分三期支付。

不过由于行情低迷,成都路桥股价一路震荡下跌,宏义嘉华在支出了第一期1.72亿元之后,再没有下文,这笔交易一直处于可能随时宣布终止的阶段,到7月初,成都路桥股价最低3.86元/股,更是接近年内高点的腰斩价,如果宏义嘉华按照年初时本来就高溢价的收购协议推进,着实会导致损失惨重。如今成都路桥借基建炒作浪潮妖化,6个交易日6个涨停板,股价又回到了今年1月份时附近价格,也许这笔交易又能恢复了。

2017年特停的股票有哪些

本文由 吉得财经 作者:吉得财经 发表,其版权均为 吉得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吉得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