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还有哪些救市措施(最好的救市措施是什么)

股票还有哪些救市措施

金融界网站讯在几乎每天一则利好信息的安抚下,本周市场仍然暴跌不止,沪指从上周五收盘的4192.87点,到本周五收盘的3686.92点,暴跌505点,累计跌幅达12%。在上半年的暴涨中,沪指最高摸到5178.19点,今天,沪指最低已经跌到3605.7点,累计最大跌幅超过30%。而完成如此大幅的暴跌仅用了14个交易日的时间。

数据显示,截止7月2日,A股这波下跌,跌幅超过50%的股票450只,除去停牌的股票,在整个A股中占比19.23%;跌幅超过40%的股票1511只,占比64.6%;跌幅超过30%的股票1932只,占比82.6%。如果考虑到巨量的停牌公司,实际的隐含下跌幅度更为惊人。

市场下一步走向何方?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但多方人士均称,本轮市场中由于含有杠杆,因此其调整的力度之大、时间之短,历史罕见。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徐彪在他的研究报告中指出:“或许,十年后,当我们回首凝望这惊心动魄的几周时,所有人都会一头冷汗:这是中国资本市场诞生以来最危险的窗口期,没有之一。”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记者表示:“这一轮的杠杆牛市在调整的时候没有给出足够的时间,而是采取了一步到位的方式,非常凶猛,与其上半年的暴涨同样疯狂。”

这轮调整来的如此迅猛,让很多身在其中的投资者“满仓高位被套”。金融界网站于暴跌两周后的6月26日发布的投资者持仓情况的网络调查问卷,24小时就收到超过16000份回复,问卷显示,高达47.62%的投资者仍然处于满仓状态,16.67%的投资者还持有半成以上仓位,而空仓的人仅占16.87%。从这份问卷情况来看,这次暴跌让大多数投资者损失惨重。

股票还有哪些救市措施

但暴跌带来的危机远不止于此。国信证券(行情002736,咨询)今日发布的研报指出:“股市继续跌下去,两倍杠杆及一倍杠杆大规模爆仓,中国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性都可能经受考验。”某位不愿署名的大型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师对金融界网站更明确表示:“这场暴跌很明显已经是一场中型的金融危机了。如果不止跌,很快就会传导到信托,然后是银行和其它机构,接着就是债券市场,这种连锁反应的后果非常严重 。”

来自各方的声音不断呼吁政府救市。西南证券(行情600369,咨询)首席研究员张仕元表示,“市场短期内跌幅超过25%,毫无意义就是一个股灾了。这还是在有涨跌幅限制的前提下。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后果将不堪设想。”连前期一向看空的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近期也不断呼吁救市。3日,李大霄在他的微博中写到:“紧急呼吁救市!主力是实力机构,类似国家队、大型央企、救市基金、大股东和高管,而不能够靠散户。”

政府显然也意识到了市场急跌潜在的风险。在上周末以及本周,几乎每天都出台利好政策安抚市场。降息降准、养老金入市、交易费用下调、不再强制平仓、扩大券商融资渠道等利好举措,以及13位私募大佬集体发声、创业板首批28家企业联合倡议,都表现出政府在安抚市场情绪方面做出的努力。此外,包括国家总理李克强、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内的高层也在发言中提到了要培育长期稳定发展的资本市场,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但遗憾的是,在过去的一周内,这些密集出台的利好政策并没能发挥明显的作用。除了6月30日,沪指出现5.53%的涨幅外,其余4个交易日,沪指跌幅均超过3%,周累计跌幅达到12%。

不少人批评政府救市力度不够。周三晚间,在下调交易费用、不再强制平仓、扩大券商融资渠道三项利好出台时,张仕元就对记者表示,“目前信心已经决堤,这些利好的力度不大,对市场的作用有限,扭转不了市场向下的动力”。徐彪在他的报告中也写到:“政府实际上已经发出明确的救市信号,但是力度上仍然不够。经过这两天的市场继续大幅杀跌,市场恐慌情绪蔓延,非强大外力干涉不可止住。我们相信政府必将出台决定性政策以挽救股市,力度需达到雷霆一击之效,方可!时间之紧迫亦无须多言。”

投资者的态度显然更加激烈。在利好预期落空的情况下,各大股市论坛中,都能看到投资者愤怒的身影,他们把无法止住的暴跌矛头指向了监管层,把救市的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金融界网站7月2日发出的一项关于《哪些救市制度可以期待》的调查,截止今日收盘,已经收到了24000余份有效问卷。在这份调查中,75.82%的投资者把票投给了“暂停IPO",另有一半左右的投资者希望政府采取“下调印花税”、“严打上市公司违规减持”、“国家队入场托市”三项政策。

股票还有哪些救市措施

各大券商也坚信国家队会采取有力措施救市。国信证券在研报指出:“救市已经不只是证监会一个监管部门层面的事情,必然上升到国家级层面的事情。李克强总理刚刚紧急结束欧洲访问回国,预计印花税下调、IPO暂停、社保资金加速入市等重大政策出炉可期。更为重要的是,一旦开始上升到国家金融安全的层级,不排除习主席作为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组长启动应急机制,出台更为严厉的金融稳定政策。”

但救市只能靠“国家队”吗?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不这么认为。 “现在出事,把矛头对象政府,我认为是不公平的,还是要靠市场的自我修复,不要完全否定市场本身的自我修复和调节功能。”他表示,本次暴跌是杠杆性的杀跌,前期疯涨累计的风险一下子释放出来,不是政府喊喊口号或者出一些利好就能阻止得了的。

他还指出,政府不是不该救市,而是不应该来得这么早。“就像我们蹦极一样,从上边掉下来,在半空中怎么可能拦得住呢?如果在跌到位之后,再给市场一些利好的政策企稳,这样可能就能稳得住。” 而且,“政府救市过早,会给市场一种反向的误导,认为市场危机很严重,反而加重恐慌情绪。”

张仕元则认为,除了政府要出台暂缓IPO等救市制度外,还应该加快改革的步伐,将改革的各项措施尽快落到实处;人民日报也在其今早推送的微信文章中指出了这一点:“正如多数机构所言,目前从经济面、政策面、资金面上讲,没有任何逆转。而且从改革角度看,本轮改革才刚刚启动而已,这应该是A股希望所在。”

不管未来市场走向何方,这一轮市场暴涨暴跌之疯狂都将给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留下深刻的拷问。董登新指出,未来资本市场加大市场化改革力度,恢复和提高市场的自我调节功能,淡化行政干预,甚至要去行政化。“通过注册制给一级市场去行政化是最重要的一步,在二级市场推行没有涨跌幅限制的T+0交易,将是股价自由化的一项更基础的制度。而在市场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应该暂停融资融券,唯有如此,市场才能更加稳健地发展。”

本文由 吉得财经 作者:吉得财经 发表,其版权均为 吉得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吉得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抱歉,评论已关闭!